《墓海往事》主角武林中武林在线试读无弹窗精彩阅读_圣地小说网

墓海往事

墓海往事 连载中

墓海往事

时间:2021-05-16 07:37:14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孤安然 主角:武林中武林

经典小说《墓海往事》由孤安然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武林中武林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【悬疑探险】在五行世家集合的最大一次神秘行动中,所有的老一辈全在那次行动中神秘消失,而五行世家中,土和木两家一蹶不振,最厉害的不死金家竟被灭族……黄氏后人被卷入其中,这到底是巧合?还是有人暗中操控?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中午吃过饭,睡了一觉,迷迷糊糊的被张妮叫醒,只见张妮双手掐腰,怒目圆睁:“作为社会主义新青年,我们应该认真践行毛老爷子的指导。”

见状,我立即精神抖擞的踢了一脚罗大炮,这货懒洋洋的不想动,我大声说道:“我们就是祖国的一枚螺丝钉,哪里需要哪里拧。”,表情真切,字正腔圆。张妮一看我这副神情,倒是不好说什么,把矛头指向了罗大炮,句句含沙射影的说道:“一些同志的思想觉悟高,而有些同志,就像是社会主义建设大树上的蛀虫,着实可恶,只知道汲取营养,不知道回报社会!”

罗大炮见状,赶紧麻溜的站起来,一脸神情猥琐的说道:“张妮同志,我怎么没有回报什么了,每次我想排泄废物的时候,都忍住不上厕所,跑到田间地头去,这还不是做贡献?”

张妮一脸厌恶的说道:“真是厚颜无耻!”,气鼓鼓的跑走了。现在的天,还是有点热,我们从井里打了一桶水,井水冰凉,洗了把脸,精神了很多,最起码算不上萎靡不振。出了村子,看见了在村头等着我们的女知青,她们估计等了有一会儿了,张妮见我们过来,扭头就走,王珂儿扭头冲我笑了笑,马上跟上去,应该是正在劝张妮别生气。

我们爬到半山腰的时候,远远地看到帐篷里坐了一个人,那是老支书李卫国。心想着老支书怎么有空来这里,只见有两个西瓜放在凉席上,老支书说是等我们渴了解渴用的。我心里觉得这老支书真是心善,对我们这些非亲非故的人,好的不得了,这样的人在如今的社会不多了。

我们坐在凉席上,看着一望无际的田地,一道一道的,像是上天的阶梯,心中觉得好美。王珂儿望着田,我望着她,她不时的斜眼看向我,估计是知道我在看她,也不好说什么。

老支书种了半辈子田,根本闲不住,在地头田间一直溜达,看看这,望望那。我见老支书自己在田里站着,就走向了老支书,想听听这片儿还有什么悠久的传说,这些东西,属于旧时候,人们传下来的一种文化,我比较喜欢这种文化,就像喜欢古器古文字一样。

我能透过这些悠久的传说,得到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,一般的神话传说,都是在已经有的事情上,加以夸大,将其神化,所以这种神话传说,也有一定的研究价值,这得分情况定论,有的神话就是凭空杜撰的,那些东西听起来,犹如天书。

我走到老支书的跟前,递给老支书一支烟,老支书接过烟,对我说道:“年轻人,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,我点点头,说道:“支书,咱这就没有其他传说了?”

老支书人老成精,聪明的紧,听我一言,便知其意,慢慢悠悠的说道:“有是有,你老是听这些做什么?”我说比较喜欢这些东西,老支书摸了摸身上,在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,划着一根,点上烟说道:“这个神话,是我小时候听得,具体的我记不清了,大概意思我还记得。”

“我们这片地方,古时候就有人居住,那时候人少,尽是些追求长生或者隐世的高人,其中有一个奇人,名叫白石生。这是一个追求长生的人,四处奔波,只为求得长生之道,但家境贫寒,跟不足以支持他去追求长生之道,他便每天上山采药,这些药都是强身健体的用处,他每天服用,可是这山上的药材多处于险境,以至于安全的地方采完后,他得想办法法,去别处寻找,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后来他养猪牧羊十多年,省吃俭用,节衣缩食,攒了一笔钱,用这笔钱作为经商的基石,不曾想,这基石之上,开出了摇钱树,这人经商有道,一下子家财万贯,成了少有的富贵之人。”

“他用赚到的钱,游历天下,每日服用强身健体的草药,在一次游历中,他听闻有一位名叫中黄丈人的仙人,于某处深山隐遁,于是他出没于各处深山老林,只为求得长生之法。或许是他的诚信感动上天,在深山老林中,真的见到这中黄丈人,被此人收为徒弟,从此散尽家财,遁入山中。”

“相传,这中黄丈人传与他升仙之道,赐予金液,可白日升仙,但是他退而求其次,只为长生之法,不愿升仙。当时的人都询问其为何不愿升仙,他回答道,天上哪里能有人间的快乐,天上秩序条令更甚,比人间还苦,我只愿求得长生之法。”

“自此之后,居于白石山上,处所称为白石山居,周围有白石围绕,平常都是采取白石,煮了来吃,容貌保持在三十多岁的样子,所以当时的人,称其为白石生。”

我心想着这可能是只是传说,因为这古时候,求长生之道的人,不在少数,可是真正有大毅力去追求的,少之又少,并且天道轮回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完美的长生之法,这定是杜撰出来的,不过,这白石生,或许真有此人,他也可能去追求长生了,但是结果或许与传言不同。

老支书说道:“还有一说,这白石生不仅通晓长生之术,更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通晓天地气势,历经数个年代,曾有一时,观得龙气横生,便知要改朝换代,他突然来了兴趣,便助那人行军打仗,化身为军师,估计也是活的久了,生活过于无聊,才寻得一件趣事。”

我一想,这也太扯了吧,不过人要是无聊,就是数星星都是一件乐趣,仔细想想,这也不算太扯。

老支书说道:“你回去之后,一定要劝劝你家大伯,进了那山,行不义之事,定会遭难,望他回头。”

我还是顺着老支书的意思,但是我能拦得住吗,人家都挖了小半辈子的穴了,我一句话,人家能答应才怪。

下午四五点钟,天气虽还有点热,但是人的气息回升,应该是人精神十足的点,但是我双眼一眯,开始犯困。在这草席上干坐着,太过无聊,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梦中,我梦见了这巴蜀神帝,原来他就是白石生,外人称他作蚕丛或鱼凫,我梦见这白石生在采白石,此人生的俊秀,年纪三十许,眉清目秀,若不是他穿的男人衣服,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女人。他忽然一回头,对着我笑起来,竟然向着我走了过来,梦中的我,有些紧张,局促不安,他怎能看见我?

只见他伸手抚摸着我,而我却没什么感觉,他满眼的宠爱,然后他转身去采白石,周围全是白石,难不成我也是一块白石?他采了白石,放进锅中,煮成汤水,将一些恶心的黑色虫子放了进去,这些虫子变成了石头。我心里大惊,难道这长生之法,竟是变成石头?这和死人有何区别!忽然发现其中的一只虫子被水一冲,活了过来,但是变得发白。

他非常高兴的冲着我笑,“快要……”

“喂喂喂,玄子,你干什么呀!”,一阵吵闹声,将我吵醒,梦中白石生的话还没说完,我有些生气,只见一众知青都围着我,张妮掐腰看着我,罗大炮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玄子,别怪我罗跃进不仗义,你一直握着人家的小手,可得负责呀,要是干那些始乱终弃的勾当,兄弟我第一个不同意。”

一句话说的我迷迷糊糊,心中暗呼什么玩意儿呀,我松开左手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突然发现刚才左手握着的是一只小手,我向左一看,顿时感觉尴尬,可不就是王珂儿吗。应该是梦中我过于紧张,便顺手抓了起来。

罗大炮说完话,还对着我贱笑,估计是认为我故意的了,张妮一看罗大炮的表情,气就不打一处来,说道:“黄玄同志,请你自重,我们是响应党的号召,来到这里进行学习改造的!”

我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,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一直如此看不惯这人,瞧不上那人。我笑着说道:“张妮同志,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,毛老爷子还曾说过,男女并驾,如日方东,以此制敌,何敌不倾。这毛老爷子鼓励男女同志,齐心合力,我与珂儿同志,此为联络感情,增添革命友谊。作为新时代的壮志青年,怎能如此封建,男女无区别,再说现在都兴握手礼。”

张妮见我理由还挺多,更加生气道:“狡辩!”,又不知道如何说教我,便气鼓鼓的跑走了,王珂儿和李翠微,赶紧追上去,好言相劝。

只留下大和尚与罗大炮对着我贱笑,眉目之间,表情可恶。“玄子,如实招来,小手嫩不嫩,滑不滑?”,罗大炮说道,我严肃的回道:“罗同志,注意言辞,我们那是纯洁的革命友谊!”,两人对着我一直笑,也不说话。

我当时处于睡梦中,哪里有什么感受,醒来时的第一感觉,就是这双小手软弱无骨,还没细细品味,就松开了。

到了傍晚,天色未暗,我们准备回村。走到山道边,我看着远处的裂谷,经过上次去神秘洞口,发现那里还真的藏着一条暗河,那么就对上卧龙含珠的龙势,大伯肯定是冲着这里过来,里边藏着谁的墓?难不成真是巴蜀帝王的,那么白石生呢?所谓空学不来风,这白石生定与这里有着关系。

我们回去的时候,大伯已经回来了,他们应该是去山里点穴去了,指不定又去了那个山洞。不过看狗子的表情,只有劳累,没有喜悦,我便知道,他们定是还没找到穴眼所在,那大山那么大,若是一日就能得出结果,那全世界的墓也不够他们挖的。

第二日,我醒来时,因为我早上习惯性不吃饭,洗了把脸,就跑到大伯住的地方,他们已经走人了,看来又是去了遗龙山。

按照三爸说的,这寻龙点穴的高手,少则两三天,多则四五天,定能将那穴眼找出。我想着大伯好歹是“四府”之一的掌舵的,估摸着两天足够。

我就去找老支书,问问白石生的情况,有没有什么兄弟后代啥的,我昨天做的梦太奇怪了,弄得我有点魂不守舍,我得刨根问底弄清楚,指不定我是什么仙人后代,有着什么仙根,一朝顿悟,白日升仙,那就不食人间五谷了,不过这都是我做的白日梦。

走进老支书的院子,一个村民正在屋子里和他说着什么,他们看见我过来,那村民就走人了,小石头还是一直围着我转,估计前世,这小家伙和我有什么剪不断的情,这辈子太投缘了。

我坐在土炕上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李支书,您昨天说的白石生,有没有说他有什么兄弟后代?”,老支书见我问这问题,感觉奇怪,不过还是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这白石生本就是传说中的人物,他存在与否,本就是个谜,哪里谈得上兄弟后代。”

询问无果之后,我又和老支书讨论这山上的奇事怪事,老支书说了什么黄小二,山魅子等等奇怪的事情,就是不说山上是否出过古件,我旁敲侧击的套话,老支书眼里闪着精光,说道:“小黄啊,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,不是我不和你说,和你说了等于害了你。”

在我死缠烂打,软磨硬泡之下,老支书从破旧的办公桌下,拿出来一个陶蝶子,上面纹着一个双人面飞鱼图案,我一看,这可了不得!这陶蝶子至少有千年的光景,保守说是战国时期的东西,但是具体年份,我还说不准,这个得细看,我也没带什么放大镜啥的。

老支书说道:“这东西是从河里捞的,家家都有个三四件,从前些年开始,就一直有人来收这东西,出价还不低,我虽然不懂,但是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这东西是文物,是从坟里出来的。要说哪里有坟,家家户户都知道在遗龙山上有一座神坟,谁敢去?,没人敢去!河里的东西捞完了,也没人敢去闯一下遗龙山,敢去的都没回来过。”

听到老支书这话,我知道这遗龙山下,定有古墓,心中高兴,拿定了主意,一定要让大伯带着我进去瞧瞧,长长见识,罗大炮与大和尚也肯定想进去看看。

中午的时候,老支书留我吃饭,我回绝了,一路小跑,跑到男知青的破屋子,推开门,叫了他俩,开始商量计策,得有一个万全之策,以防大伯他们死活不肯带我们去,那我们死也要跟着进去。

中午吃过饭,三人心里激动,没有睡着觉,下午的时候,在地头昏昏欲睡,张妮在一边拿白眼,一直横着我们,嘴上都能挂上一个军用绿皮水壶。

快要收工的时候,我们三人不负责任的尿遁,提前回去了,看看大伯他们回来了没,越是接近村子,心里越是激动,马上就能下穴里看看了,看看里边是不是有那么玄乎!

相关内容推荐:

烟圈

编辑烟圈点评:

《墓海往事》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我可以变成鱼前期剧情有些相似,名字有时也有错误总体还是不错,希望作者加油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墓海往事